??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星声星语 >

启明创投邝子平:投资中国创新的八个新底层逻辑

发布日期:2022-01-28 00:08   来源:未知   阅读:

  编者按:过去几年,中国的商业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作为创新经济的重要推手,中国的风险投资机构在2021年感受的冲击之大,是前所未有的。面对如此复杂和快速多变的环境,行业领军人物开始了深度的思索,希望在新的发展时期的不确定性中为自己的机构和同行找到确定性。

  成立于2006年的启明创投是中国市场的拓荒者和领先者。2021年,在创业邦《中国最受赞赏的创投机构》评选中,启明创投赢得了同行的尊敬,位居榜单前列。

  创业邦全文刊载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最新的思考。邝子平亦刚刚出任中华股权投资协会 ,还有工业自动化和机器人。自动化设备越来越多,核心不是为了取代劳动力,而是电子产品的复杂度、精密度越来越高,工人已经难以应付了。当年都是靠心灵手巧的工人,在生产线上盯着每一个手机有没有瑕疵、每一个外壳有没有划痕,现在肉眼根本看不过来了,必须通过机器来检测。在中国先进制造是很重要的长期投资方向。

  有利于生产力的新技术,在中国可以得到更快的推广。利用新技术方面,中国确实是全球最开放包容的。中国有很多酒店、餐馆使用服务机器人,从开始公认为是“噱头”,到现在真正派上了用场。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市场拥有中国这么广泛和高频的使用场景,再叠加创新精神和人才,中国的确能产生更大的创新空间。

  回到投资逻辑。在美国,VC投资的企业更“阳春白雪”,技术更高、更深、更原创,因此看上去市场上并不“流行”。而在中国则会有这些最新技术的应用。比如,波士顿动力做的机器人价格奇高,多年来只是很酷炫的演示,相比之下,中国的创业者真正把机器人用到实实在在的场景里面,而且造价是能够被市场接受的,这其中的创新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中国企业与数字技术的结合前景更加广阔。移动互联网的原住民越来越多,因此企业创立的第一天就会考虑如何去部署IT系统,使用什么工具跟团队沟通。数字化成为必要的生产要素。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应用数字化平台,为其服务的IT系统、数字化平台的服务水平就要提升,与之相关的,后台所需要的服务器越来越复杂,数据中心越来越庞大,需要的芯片越来越多……整个B2B的生态一环扣一环,对数字基础设施也提出更高的要求。

  数字化带来企业效率的提升,在中国会有很大的空间。传统的大企业,管理的梯级是五六个人汇报给一个人,层层汇报。现在的科技企业,一位副总裁带着十多位技术领头人,这些领头人再各自带领一个小组。这种更加扁平化的管理方式越来越流行,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数字化的管理工具让沟通和协同变得更加容易实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不仅科技企业的效率在提升,而且投资这些企业的机构的效率也在提升。我们所在的创业投资领域,一位投资人能在二、三十个企业的董事会里工作,就是因为沟通的效率大大提升,越来越多的董事会在线召开。

  中国品牌的崛起是中国创新的新气象。西方很多大品牌的形成都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很多新的消费品牌在中国三年就崛起。以崭新的技术手段、崭新的传播手段,很快在用户群里产生共鸣,激发品牌效应,借助中国一流的供应链,利用从设计端到生产端的能力,所产生的新的饮料品牌、新的服装品牌,五到十年就走完可口可乐、耐克当年几十年所走的道路。

  因为中美脱钩而产生的替代机会、防止“卡脖子”的机会,在许多领域是立竿见影的短平快的投资机会。中国需要在很多领域做到自主可控,半导体在越来越多的行业中起到关键作用,每种芯片都可以是一个投资机会。我们也必须意识到,更长期看投资的逻辑不一样。

  中国芯片投资有机会、值得长期看好,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人才。越来越多的半导体企业不但创始人能力超强,团队里也是人才济济,共同创始人、VP投资模式,是以创始人和技术为主的。后来这一个模式发生了变化。创业项目能不能成功,越来越取决于资本。融到钱本身不仅决定企业的发展,而且也决定企业的诞生、存在、及商业逻辑是否成立。一些企业的产出远远低于投入,并且长期如此,维持经营的主要手段是不断砸钱,这一类资本是无效的,也是无序的。

  互联网领域的“赢家通吃”会暂告一段落。大量资本投入到某一家公司,通过不断迭代和试错,最终走出成功路径。尤其是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投资人发现与其投资那么多公司,不如追求网络效应,支持少数几家形成头部,结果是用钱把头部企业“烧”出来了,最后形成了某种垄断态势,在网约车、支付、外卖等行业比较明显。单纯从商业来说,这样的投资逻辑是成立的,但是这样的模式,由于监管和法规的调整,未来一段时间也很难复制。

  另一方面,天然有网络效应的领域,如果人为地限制它的成长,长出来的公司不是全球最有竞争力的。现实情况是,一方面我们不希望数字经济公司在中国会发展大到能左右经济和社会,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数字经济企业在国际市场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特别是未来中美如果各自主导一部分国际市场,那么中国的企业必须具有国际竞争力,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指标,就是企业的规模,尤其是数字经济的规模。

  与其限制规模,更合理的做法是促进市场的充分竞争,任何利用垄断妨碍竞争的行为,应该有国家层面的监管。让行业的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在中国市场上有机会竞争和发展,通过创新颠覆第一名的垄断地位。充分竞争的市场意味着二选一、违背公平竞争原则、违背反垄断政策……都不能做。带来的积极影响是,企业越做越大,出海成功的可能性也越大。这样的局面对于中国企业的创新成长是有好处的。

  与其限制规模,更合理的做法是促进市场的充分竞争,任何利用垄断妨碍竞争的行为,应该有国家层面的监管。让行业的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在中国市场上有机会竞争和发展,通过创新颠覆第一名的垄断地位。充分竞争的市场意味着二选一、违背公平竞争原则、违背反垄断政策……都不能做。带来的积极影响是,企业越做越大,出海成功的可能性也越大。这样的局面对于中国企业的创新成长是有好处的。

  共同富裕不是平均主义。只有经济高质量发展、社会财富的规模做大,才会有更高水平的共同富裕。

  创业的动力之一就是创造财富,而所有的企业家创造的财富,都是社会总财富的一部分。国家鼓励企业家创造财富,财富衡量了企业创造的价值。创业做到一定规模之后,个人创富之外,还需要有动力更上一层楼。年轻人的创业热情很高。从打工者、管理者变成创业者,打造自己的企业,这在中国的国民精神中体现得很明显。创业给年轻人带来看多的机会,无论在城市还是在乡村,我们很看好年轻人创业对共同富裕做出的贡献。

  企业家创业往往选择能真正发挥其优势的地方。特别是贴近民生的行业,哪些属于社会公共品,哪些由市场来做,相信政策界限会逐步变得清晰。作为创业投资机构,要关注国家鼓励创新的领域——能帮忙,别添乱。

  新经济领域创业,试错的同时,初期难免有不规范的情况。今后如何鼓励试错又避免不规范?这也涉及到投资逻辑的调整。比如,互联网企业的业务落地和商业化过程当中,往往有不规范之处,过去创业投资机构会更看重企业的发展趋势,认为这些不规范的操作有改变的空间。而未来,头部投资机构会选择放弃这样的投资,亦即投资逻辑的改变。回顾一些成功的互联网企业的发展过程,如果创业第一天就要求内容净化和版权保护,做百分之一百合规的数据保护,他们很难走到今天。

  在中国要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投资机构。我们所要关注的ESG中的E,包括“碳中和”和环境保护,我们不会投高能耗的企业。实际上我们投的新经济企业,互联网、技术、新药研发等等领域,总体不是高碳排放的行业。社会责任方面,投资要跟国家的大政方针吻合。我们前几年也看过一些行业,基本没有投资。主要是会首先判断投资会不会带来一些负面的社会效果,总体越来越谨慎。此外,我们更关注被投企业的合规、治理。

  我们不仅自己在投资中践行合规,而且我们主动发起公益项目,帮助解决社会问题。启明创投日前捐赠了1亿元人民币,与中国扶贫基金会联合发起中国乡村振兴创业者支持计划,将培训、赋能2000名乡村创业者,以及在40个县培育40家社会组织。

  中国创业投资行业的成功,得益于中国经济与社会的持续高质量发展,我们也期待整个行业能多回馈这个社会。

体育新闻 | 历史咨询 | 大咖名流 | 时尚新闻 | 军事新闻 | 法律在线 | 星声星语 | 旅游新闻 | 财经资讯 | 教育新闻 |

Power by DedeCms